• 遵义中世纪军事城堡
  • 娄山云海
  • 娄山晨景
  • 娄山关2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镇街快讯
世纪老人的光荣一生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近日,记者来到汇川区洗马路街道洗马路社区杜仲林场家属小区,见到了单元胜老人。走进老人家中,环顾四周,素白的墙上挂着的各类勋章,好似诉说着老人戎马倥偬、奋斗拼搏的世纪人生。

“我今年98岁啦。”尽管曾经参战时腰部受伤导致现在无法独立行走,但老人思维却十分清晰。

“我耳朵好,眼睛也好,就是牙掉了,但是我还是能吃的,一顿要吃一大个馒头哩。”当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关心老人身体情况时,老人幽默感十足,说到激动处还给大伙儿唱起了年轻时最爱唱的沂蒙小调,带着岁月醇香的音符仿佛把大家都拉回到那个简单淳朴的年代。

单元胜生于1922年4月,是山东省泗水人。1940年,还未满18岁,他便入伍从军。“那时候年纪小,又秀气,发的衣服太大都穿不了哩。”回忆起年少刚入伍时的场景,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脸上满是笑意。

据老人回忆,入伍后他在担任鲁南军区肖鸣司令的勤务兵时受到赏识,便去学习开坦克和装甲车。1948年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相继爆发,单元胜便上了战场,后又参加了朝鲜战争和海南战役,并在朝鲜战争胜利回国后得到彭德怀签发的抗美援朝勋章及和平鸽勋章各一个。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单元胜亲历了几场大战,受了不少伤。

“我胸膛这里,还有后腰都进过弹片儿。当时我和一个湖南的通讯员一起观察敌情,结果一颗子弹就飞了过来,我和通讯员都受了伤。”回忆起惊险一幕,老人有些激动,“当时根本就不会去想很多,受伤了就自己赶紧包扎好,继续战斗。”

单元胜告诉记者,除中弹外,他的眼睛还曾在战斗中被敌人释放的细菌感染,几近失明,经过近一年的治疗才逐渐康复。尽管如此,单元胜始终不曾后悔入伍从军,一心只想早日康复再为祖国效劳。

1950年,奔赴朝鲜战争前线前,单元胜经组织同意回家探了一次亲,据他回忆,那时,离家已经十余年了。

“当时通讯技术也不发达,这十多年也没和家里取得联系,家人都以为我已经战死了。”单元胜告诉记者,“后来我骑着大马回家,才赶上了见我父亲最后一面。”

回忆此景,单元胜的眼角有些不易察觉的晶莹。原来,十来年的杳无音讯,让单元胜的名字成了一家人心里的痛,老父亲在生命垂危之际口中还念叨着这个生死未卜的儿子,直到单元胜胜仗归来,父亲见到他才落了气。

1958年8月,单元胜退役后转业来到遵义市,几经辗转,最终在遵义市杜仲林场担任党支部书记一职。退役前,单元胜是骁勇善战敢于为国捐躯的战士,退役后,他爱岗敬业、乐于助人,又成为同事口中正直善良的“单支书”,也成为社区、邻里心中的楷模。

“单支书是我们的老领导,几十年来凡是跟他一起工作过的人没有不敬佩他的。他总是想着我们,处处关心我们,为我们解决各种困难,有时候甚至牺牲自己的利益来帮助我们,而且生活作风也非常正派,有人想送点礼物给他,他从来都不收,真的很令人钦佩。”单元胜的同事谭荣华告诉记者,单元胜在遵义市杜仲林场工作几十年一直兢兢业业,刚正不阿,同时也非常讲究工作方法,当发现有下属犯了错误时,他在严肃指出后,更多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下属从内心深处改正错误。

“别看单支书退休这么多年了,现在我们单位认识他的领导有时遇到拿捏不准的事情还会来听听他的建议。”谭荣华说。

除了工作,单元胜如今也是一个四世同堂大家庭的一家之主,他教育自己的子女要紧跟党的步伐,严格要求自己,成为能够为社会作出贡献的人。

“我父亲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总是言传身教教育我们要为人正派。正因如此,我们一家人都很团结,小辈们也都积极进取。我们为家里有这样一位   ‘老榜样’感到自豪光荣。”说起家中严父,单元胜的小儿子单晓军眼里满是敬佩。

就是这样一位骁勇刚直的老兵,在说起自己妻子时却流露出难见的柔情。

据单元胜介绍,他与妻子成婚较早,在别人都猜测单元胜可能已经战死沙场时,他的妻子也没有离开,依旧坚持照顾单元胜的家人,直到单元胜归来后又放弃自己在老家的工作,跟着单元胜来到遵义。

“我爸妈感情一直都很好,我妈总是尽心尽力操持家中事务,无条件支持爸爸的所有决定。”单元胜的女儿单晓荣说,2011年其母亲病逝,父亲这位战场硬汉,在夜深人静时写下一页又一页怀念的文字。

“老伴呀,想到你在病中受的罪我心里很痛苦……你在九泉之下放心,我会生活得很好,我还有很多话想说,只能放在心里了……”单元胜的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深情。

记者采访当天,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还为单元胜老人送去慰问金和日用品。

“单元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和前进的目标。接下来,我们会把双向挂钩、责任包保、老兵帮老兵工作落到实处,将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这位为国家民族奋斗一生的老英雄心坎上。”汇川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党总支副书记、汇川区爱国拥军促进会常务会长钟正军说。

上一篇:
下一篇: